地方交流渐成中印合作新亮点
2017/01/26

  岁末年初本是家人团聚的时刻,贵州人张钊却再次登上了赴印度的班机。已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来往于中印之间,但身为贵州海上丝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越来越有“到哪儿都是回家”的感觉。在这位贵州4家“省字头”企业抱团出海所组成的联合体代表眼中,他和他的团队正倾力打造的印度安得拉邦新首府工程就好比再造一个家乡——“这里道路陈旧,水电管线亟待改造,城市布局需要重新规划。多年前贵州不少城市也是这个样子,但现在已经大变样。我们有经验、有实力让印度的城市面貌也发生快速转变。”张钊自信地表示。

  牵手,看重“接地气”特质

  位于印度东南海岸的安得拉邦既老又新。这里千百年来被认为是泰卢固语人群的居所,也是印度面积第五大邦。2014年,原安得拉邦所辖的北部特仑甘纳地区独立成邦,并由此划走了首府海得拉巴,新安得拉邦需要一个新的首府。此时,被认为来自“大山里”的贵州建设者成功进入安得拉邦新首府城市规划局海外考察团的视野。

  “贵州是我们海外考察的第九站,实际上是额外增加的一站,是贵州人无微不至的服务意识打动了我们。”安得拉邦维杰亚瓦达市政管理局局长维拉帕蒂安表示,贵州近些年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技术、经验等令人钦佩,其中很多方面与安得拉邦的需求相匹配,考察团正是看中了贵州这份“接地气”的特质。

  印度的城市规划部门看好“贵州力量”,也是贵州自身建设成果的溢出效应。张钊告诉本报记者,在安得拉邦的临时首府维杰亚瓦达和拟建成的新首府阿马拉瓦蒂,贵州工程师、设计师看到了破旧的街道、凌乱的电线以及贫民区,也看到了其中的发展良机。贵州的基础设施刚刚完成升级换代,高速路网密度甚至超过了德国,如此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产能正需要释放,而意图打造国际现代化新首府的安得拉邦正是理想之地。在张钊团队的积极争取以及贵州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安得拉邦新首府城市规划局海外考察团愣是在考察中国不少一线城市之余,被“拉”到了贵阳。在随后的一系列新首府城市规划国际竞标中,贵州企业一举拿下电力、燃气、制冷等11个项目,项目金额3000多万元。

  “项目金额并不算高,但印度地方上和贵州就此搭建起信任与合作的桥梁,这是无比珍贵的。”张钊感叹道。几个月前参加安得拉邦克里希纳河“圣浴节”的场景又浮现在他眼前。那是当地十二年一遇的“圣浴节”,约有1500万人在8月12日开始的两周时间里来到克里希纳河河岸边洗浴、祈祷。密集的人流和简陋的设施一直令“圣浴节”与危险相伴,2015年活动只逢“小年”,却有29人为此丧生。贵州海上丝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印度项目部负责人苏霈对记者说:“如何在5个月内彻底改造‘圣浴’场所?在接到印方邀请后,我们的设计师展开了深入调研。这不是兴修改建178处沿河阶梯那么简单。如何尊重当地文化习俗、宗教信仰,如何令这一场所也能成为当地今后旅游发展的亮点,都是我们在设计中要考虑的。而这一切当然要以安全优先,因此我们把中国春运期间不少安全疏导的理念也融入了设计中。”

  互视,寻找共赢契合点

  令张钊及其团队引以为豪的,一方面是贵州建设力量正参与到印度的城市建设中来,另一方面,自己的家乡贵州也正迎来印度的投资建设。目前印度最大的信息产业教育机构——印度国家信息技术学院已落户贵安新区,由此一并推进的贵州软件人才培训以及软件外包服务体系建设正在展开,这一举措也成为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重要一环。

  不仅仅是贵州,四川也在加紧同印度开展地方交流合作。12月22日,成都市与坐拥泰姬陵的印度阿格拉市缔结为友好城市,促进中印间两座休闲旅游名城的进一步互动交流成为现实。3年前,成都还与班加罗尔市达成友好协议,成为中印第一批友好城市。今年7月,成都在其打造“世界软件名城”规划中,把班加罗尔看作发展样板。争取和班加罗尔一起成为软件业“东方双雄”一直是成都的目标。

  “在印中寻找合作共赢的契合点上,相似性与互补性一直是双方着力的重点,不少友好城市正是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瓦拉帕拉萨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像古吉拉特邦和广东省,艾哈迈达巴德市和广州市,上海与孟买,北京与新德里,重庆与钦奈等,它们既有相似点,又有很大不同,通过友好关系的缔结来促进共同发展的前景是广阔的。”

  瓦拉帕拉萨德强调,印中两国政府近年来高度重视地方交流。2015年首届中印地方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两国领导人共同出席论坛,这说明印中交流合作正在更快、更深入地发展,印中双方都意识到在国际交流合作中,中央与地方联动发展的重要性。

  机缘,共同创业领新潮

  在谈及为什么像贵州、四川这样的中国内陆省份更积极地加入到中印合作中来时,印度金砖研究所所长高兴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内陆省份更有一种集中力量争取机会、开拓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干劲。而且,中国这些地区自身刚刚完成了本地的基础设施改造,大量基础设施建设产能有待释放,而这方面正是印度急需吸纳的,印中产能合作因此也将更为顺畅。

  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在谈到中印地方合作的特点时强调,印度正处于历史上最佳发展机遇期,印度中央政府相继出台一系列扶植产业转型、鼓励大众创业的新政策、新举措。与此同时,印度各地方政府还有相应更为优惠的产业政策,这都吸引着更多中国投资者、建设者来印度发展。中印地方间合作项目增多,正是中印多领域合作步入务实阶段的反映。

  瓦拉帕拉萨德是少见的不愿用印地语接受采访的教授,他的母语正是来自他家乡安得拉邦的泰卢固语。当他得知安得拉邦新首府将出自“贵州设计”时,瓦拉帕拉萨德更少见地对记者用中文说:“谢谢中国!”

  (来源:人民日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