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使缅怀辛亥革命志士陈友仁
2011/09/14

    杨优明

  今年的5月31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多个侨社联合在首都西班牙港的标志性建筑、中国援建的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举行专题活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同时深切缅怀生于斯长于斯的著名革命家陈友仁。作为中国大使,我应邀参加活动并讲了话。

  陈友仁是一个令人景仰的著名辛亥革命人物。但很少有人知道,陈友仁来自加勒比美丽的双岛国特多。他1878年出生于特立尼达岛南部城市圣费尔南多。在这里,陈友仁是永远的尤金?陈。陈友仁这个名字是他回到祖国参加革命后根据“尤金”的谐音取的中文名。当地的华人很自豪地告诉我,特多有两位中国大“名人”,一位是中国舞蹈大师戴爱莲,另一位就是辛亥革命志士尤金?陈。

  我还多少有些惊讶地得知,陈友仁在特多,曾是出了名的年轻富豪。陈友仁父亲早亡,母亲靠开杂货店供养之女上学。陈友仁从小天资聪颖,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当上了律师。他三十而立就事业有成,在首都西班牙港开了一家私人律师事务所,置地,买股票,还拥有豪宅和多处庄园。不仅如此,他在伦敦也有几处房产,每年乘坐海轮横渡大西洋去度假。在种族歧视严重的殖民年代,他身为黄种人,能够聚集足以支撑一家人在英国过上流社会生活的财富,实属不易和罕见。陈友仁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阿加莎是个欧非裔混血儿,美丽贤惠,两人青梅竹马,膝下有四个儿女承欢。陈友仁生活优裕富足,似乎就将这样无忧无虑地在风光旖旎、气候宜人的加勒比度过他的下半辈子。

  然而,辛亥革命的爆发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1911年秋天,陈友仁正在伦敦度假,辛亥革命的消息传来,他遥望东方,激动不已,与两位至交相约回国。他怕儿女情长拴住自己,连家都没有回,只给妻子发了一封短短的告别电报,就毅然绝然地回国,投身到革命洪流之中。

  听陈友仁的传奇故事,我的心里一直存着一个疑问,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义无反顾,放弃他在特多阔足优越的生活,回到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去面对一个未知的将来?在特多,我接触过不少土生华人。他们出生在当地,说一口带当地口音的英文,一个中文字都不认识,大部分连广东话都不会说,也从未到过中国。但他们毫无例外地都有着一颗拳拳中国心,向往着祖(籍)国。他们常常让我想起“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中国心”的歌词。我知道,陈友仁无疑也是和他们一样的。但即便这样,似乎也不足以解释陈友仁在自己重大人生转折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绝然的态度。

  在特多的日子长了,我渐渐听到更多关于陈友仁的故事。原来陈友仁的父亲陈桂新,曾经积极投身太平天国革命。革命失败后,为逃避追捕,他隐姓埋名到一家英国轮船上当伙夫,几经辗转到了特立尼达。父亲常给陈友仁讲太平天国的革命故事,不断告诉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父辈的教诲一定在陈友仁幼小的心灵深深扎下了根。我终于明白,辛亥革命只是一个导火索,一下子唤醒了深藏在陈友仁心中的对祖国的浓烈赤子情怀。

  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回到中国的陈友仁,成为一名坚定的革命战士而从未动摇过。他成为孙中山先生的挚友和助手,对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倾囊相助。孙中山先生以“三民主义”为代表的所有重要主张,都经陈友仁的手翻译成英文。他成为孙中山先生“联俄”的联络人,在中山先生逝世后,他尽力辅佐“国母”宋庆龄,践行中山先生遗志。他先后四次出任外交部长,不畏列强,主张“革命外交”,主持了收回汉口、九江英租界的谈判。在国穷民弱的年代,他开创了以“铁腕外交”著称的“陈友仁时代”。

  1911年回国后,陈友仁再也没回过特多的家。他与妻子阿加莎结婚27年,共同生活的时间还不到一半。陈友仁走后,阿加莎独自挑起家庭重任。她将两个儿子培养成与父亲一样的革命者。她还亲自变卖家产为陈友仁提供革命经费。她身患癌症瞒着丈夫不让他分心。陈友仁从儿女那里得知阿加莎生命垂危,但当时正是为省港大罢工工人与英国政府谈判的关键时刻,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以国家为重,没有能再见爱妻最后一面。

  陈友仁为中国革命付出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他坐过段祺瑞政府的牢,受到过蒋介石指使舆论对他进行的人身攻击,因为不屈服于日本侵略者和汪精卫政府的压力一直遭到软禁。1944年,陈友仁不幸被害致死,享年66岁。值得一提的是,陈友仁的母亲一直为远在中国的儿子尤金担忧,直到103岁去世前一刻还在为他的平安祈祷,却不知道儿子已经先她而去。

  我想起孙中山先生曾尊奉海外华侨是“中国革命之母”。因为陈友仁的故事,我更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个称呼的份量。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的每一次革命和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改革开放之后的社会经济成就,无不有海外华侨的贡献。这其中,当然也有特多这片土地一份无私无畏的奉献。直到现在,只要祖(籍)国有难,特多的华人华侨都感同身受,都会为赈灾救灾慷慨解囊、尽心尽力。

  在那次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上,特多中华总会会长萧容庆和老华侨代表、中山同乡会会长郑帝照深情地回忆起陈友仁,赞扬他炽热的爱国情怀,号召在座的特多华人华侨学习陈友仁,追寻先辈足迹,发扬辛亥革命精神,为中华民族团结和中国统一不懈奋斗。

  我深深敬仰陈友仁,同时也为新一代特多华人华侨倍感骄傲。在他们身上,我看到至今仍保留着孙中山和陈友仁等海外华人华侨先辈所具有的可贵的爱国品质和中华情怀。正因为此,我在讲话中提到,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一定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祖国统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为我知道,这是海内外所有华人共同的梦想。

  (作者为中国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