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故居前的静思
2016/09/10

  利用参加在加尔各答举行的金砖国家青年外交官论坛的空暇,我们参观了位于加城内的泰戈尔故居。

  这是一座很大的院落和很大的房子,整个房子建筑面积不下数千平方米。房子不是印度常见的红砂岩色,而是红绿搭配,红是在印少见的中国红。我们到达的时间是上午11点左右,街道上已经熙熙攘攘,但前来参观故居的始终就我们一行,显得冷冷清清。这对作为印度及亚洲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文学家、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兼具的泰戈尔来说,颇不公平。

  望着展馆一件件栩栩如生的文物,思维的双翅禁不住飞回到155年前。那是泰戈尔生于的1861年,那时中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新败,进一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而印度早已沦为英国国王王冠上的珍珠。思维的翅膀飞向92年前即1924年,满怀中印合作、亚洲振兴愿望的泰戈尔访问中国并在中国各地游历、演讲月余,那时的中国虽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却在军阀混战的深渊中难以自拔,而印度反帝反殖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正风生水起,泰戈尔的中印合作主张虽广为中印两国有识之士和广大人民接受,但亚洲振兴在当时条件下却只能是愿望而已。思维的翅膀飞向75年前即1941年,泰戈尔抱着满腹诗情画意、美好愿望和诸多遗憾离开人世。而那一年中国正处于抗战图存的最为困难的年份,印度的民族独立运动已露出曙光,全世界却被法西斯搅得“周天寒彻”。思维的翅膀飞向67年前和69年前,1947和1949年,印度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分别诞生,中印两国都开始了各自的新纪元,同时也开创了亚洲的新纪元。

  泰戈尔已离世75年。75年弹指一挥间,中国、印度、亚洲却早已沧海桑田。让思维的翅膀飞回今天,让我们永远记住2016年吧!在这一年的金秋季节,第11届二十国集团峰会和第8届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分别在中国杭州和印度果阿举行。亚洲也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人口大国、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分别举办两场重要的峰会,这极具象征意义。在世界经济很不景气的今天,中国作为主办国,与相关各方共同努力,提出重振世界经济的中国方案。在世界乱点、乱源、乱象还在增多的今天,金砖五国团结一致、砥砺前行,如惊涛骇浪中的磐石,给世界以信心和希望。

  逝者已逝,重温泰戈尔的诗,是对他最好的告慰:“当太阳横过西方的海面时,对着东方留下他最后的敬礼。”

 

  (程广中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