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第二个国际瑜伽日侧记
2016/06/21

     6月21日为第二个国际瑜伽日。作为瑜伽的发源地和国际瑜伽日倡导国,印度自然要投入极大财力和人力,详尽规划,做足准备,并于当天,全国开花,各邦各市都有相关大规模的庆祝活动。财政部长、国防部长、铁道部长等57位联邦部长们也分别奔赴各地,现身瑜伽阵容,施展浑身解数,鼓舞民众士气,瑜伽热浪似胜酷暑。印度总理莫迪延续去年率领几万民众在德里大练瑜伽的作风,身先士卒,赶往本年度瑜伽日庆典中心昌迪加尔市,与三万市民同做瑜伽,而首都新德里七个场地的庆祝活动则由印度联邦城市发展部部长奈克(M. Venkaiah Naidu)和印度瑜伽大师巴巴·拉姆德夫(Baba Ramdev)合作主持操办。参与七个场地的瑜伽修炼者约为1万人。来自驻印度外交使团、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代表、政府官员出席了设在尼赫鲁公园的瑜伽晨练。有的观摩为主,但多数是诚心热爱的,有备而来,换上统一的运动服,跻身于千余人潮中,形成独立方队,在众多瑜伽修炼者中非常突出。

  前一晚的一场大雨,让持续高温有了些许缓解,植被颇丰的尼赫鲁公园内,路面清整,灰尘涤荡,似乎有了入静吐纳谋求天人合一的感应,为瑜伽日的活动营造了良好的环境。稍作休整的场地,中央高搭主席台,供瑜伽老师及四位学生做示范,四周还设有大屏幕,方便全场不同区域的参与者观看。瑜伽垫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道具,不同的材质和五花八门的艳丽颜色,给这场庆祝活动增添了喜悦的色彩。随着朝日的破吐云层,音乐声响起,伴随着老师的指令,全体人员进入了操练状态。先是做热身练习,之后不紧不慢的进行不同体式的教授。所选内容,都是入门普及水准,对瑜伽一窍不通的,做起来都不算难事。不难看出,有基础的做得很到位,还有几分美感。除了场地里席地而坐的练功者,游动于周围的工作人员和媒体记者许是受气氛感染,也都在自觉与不自觉中,摇头晃脑耸肩转胯地跟着动起来。有趣的是,无论做哪种体式,老师都再三强调需要保持笑脸和拥有愉悦的心情。就连做身体前倾双手触地的动作,也在问大家,你们的笑脸在哪里?诸如此类有趣的发问层出不穷,导致现场笑声不断。几十分钟下来,筋骨舒活,心情舒畅,有谁能对新的一天的生活学习工作没有一个良好的状态呢?至少对瑜伽会增加一些了解和兴趣。

  瑜伽源于印度,有5000年历史,古老而神奇,既是肌体的锻炼,也有心理精神的精进,融哲学、宗教、科学和艺术为一体,是修行之道,也是生活方式。自瑜伽之祖师爷帕坦伽利在公元前300年写下《瑜伽经》,将这一实践系统化和规范化成为后世瑜伽修炼的基础和宝典至今,印度瑜伽之盛名不减,传承不息,并辗转树立了多家流派,大师级人物层出不穷,著书立说,教化信众,并因其具有健身、美体、祛病、减压、美容等符合当代人口味的众多功效,而日益发展成为一项广受欢迎的时尚运动。

  为了让瑜伽走向世界,提升瑜伽的国际声望,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9月在69届联合国大会发言提出“国际瑜伽日”的倡议,得到177个国家的响应,联合国于同年12月正式宣布每年的6月21日为国际瑜伽日。在2015年首个国际瑜伽日期间,世界各国都举办了热烈的庆祝活动。印度总理莫迪身体力行,与35985名印度民众,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国王大道(Rajpath)上一起做瑜伽,声势浩大,在短短30多分钟内展示了15个瑜伽体式,由此完成自己瑜伽公开首秀,如此人数众多的集体瑜伽行为,也打破了2005年由印度瓜廖尔市约3万名学生创造的集体瑜伽吉尼斯世界纪录。

  作为印度政府领导人,莫迪以身作则,不忘以其特殊身份宣传瑜伽。他自己每日坚持练习瑜伽,还在媒体上发布自己做瑜伽的照片,并利用访问和演讲等机会谈论瑜伽相关话题,强调自己对瑜伽的重视。

  国际瑜伽日设立,赢得了瑜伽的国际声誉和地位。以瑜伽讲述印度的故事,传播和睦友善的信息,瑜伽在弘扬印度文化,展示印度软实力方面有了特殊的意义。印度政府对瑜伽文化的培育和推广极为重视,于2014年11月设立瑜伽部(Ministry of AYUSH),AYUSH是梵语,有长寿的意思,同时,也是该部所管辖的六个领域,即Ayurveda(阿育吠陀), Yoga and Naturopathy(瑜伽和自然疗法), Unani(乌纳尼疗法), Siddha and Homoeopathy(西特疗法和理疗法)的缩写,负责瑜伽等领域的教育、研发、宣传、推广和管理。第一任部长奈克也与瑜伽有渊源,从小习练瑜伽。他也是去年印度首个“国际瑜伽日”的组织者。为了保证大规模集体瑜伽展示的成功举办,印度瑜伽部制作瑜伽教材手册和录像带,提供给政府官员、学生、士兵等各界人士学习,同时举办培训班,辅导研习,规范动作,保证了瑜伽日庆祝活动的成功举办。在设立机构之外,政府还为宣传瑜伽投入大量资金。如旅游部和信息部分别拨款1亿卢比(约160万美元)和5500万卢比(约88万美元)用于国内外的瑜伽宣传推介活动。

  瑜伽文化与中国传统哲学宗教所奉行的理念有着极为相似之处,修身养性,天人合一,瑜伽在中国的传播自然有水到渠成甚至是立竿见影的功效。近些年,中国各种瑜伽培训班学校如雨后春笋,大街上经常能看到背着瑜伽垫赶赴训练场地的青年男女。瑜伽圣地瑞诗凯诗的各类瑜伽学校更是不乏中国学员的身影。当然,民间互派教师交流的院校也不在少数。2015年5月印度总理莫迪访华期间,中印两国联合举办了“太极瑜伽相会”的文化交流活动,由400多名中印太极和瑜伽爱好者在天坛祈年殿广场前表演了太极和瑜伽。云南民族大学与印度文化关系委员会在北京正式签署了联合共建云南民族大学瑜伽学院的合作备忘录,并于6月13日在云南民族大学举行了该瑜伽学院的揭牌仪式。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电视台有一档系列电视节目,引发人们的关注,节目中一位头戴花环,身着艳丽宽松印装,站在海岸,迎着习习海风的女子,操着不甚标准的普通话,向人们耐心地教授瑜伽。在那个电视节目不甚丰富的年代,她的出现,尤其是美好的风景画面,给人们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这位女子就是有“中国瑜伽之母”美誉的张蕙兰(Wai Lana)。几十年来,蕙兰瑜伽深入人心,成为中国大众了解练习瑜伽的指导教材。而张蕙兰也因为长期致力于向中国及其他国家传播教授瑜伽,贡献卓越,在2016年1月被印度政府授予著名的政府莲花士勋章(Padma Shri)。可以这么说,利用主流媒体传播瑜伽文化,号召全民习练瑜伽,中国在这方面走在了印度前面。中印两国因瑜伽建立的沟通交流,过去存在,现在加固,将来还会更多。

  瑜伽不老,活力依旧。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